专访张家辉:自导自演《低压槽》本身等于“自杀”

文章正文
2018-04-30 18:09

专访张家辉:自导自演《低压槽》本身等于“自杀”

2018-04-28 07:57来源:搜狐娱乐电影/张家辉/搜狐

原标题:专访张家辉:自导自演《低压槽》本身等于“自杀”

张家辉接受搜狐娱乐专访

搜狐娱乐讯(森月/文 赵明奇/视频)张家辉不是第一次做导演了,在连续拿下了金像奖、金马奖、金爵奖等重磅奖项的影帝后,2015年,他执导并主演的惊悚恐怖片《陀地驱魔人》甚至使他再次获得次年金像奖的影帝和新导演提名。“鬼片”和动作片是张家辉最喜欢的类型,在拍完了“鬼片”满足心愿之后,他又提起枪,拍了《低压槽》。

单是看剧情介绍,《低压槽》似乎很像是张家辉以前拍过的由其他人执导的动作电影,一个行走在正邪两道的卧底警察,在浮华堕落的罪恶之城以自己的方式寻求正义,甚至走向自我放逐。然而张家辉非常诚恳地说,“我当演员要等待人家创作,等创作出来要要演的机会比较小”,他干脆先拿起笔,花了九个月打磨剧本,再捡起导筒,自编、自导、自演了一个自己想要的故事。张家辉把自己的这个行为比喻“自杀”,这导致他在两年时间里什么都没做,什么戏也都没接,就只是拍了这部电影。

张家辉说,我演动作片,我看动作片,我知道动作片观众想要什么,就是打得不能太少!在这么多年浸淫在动作片的创作力,扮演过创作过程中的不同角色,张家辉这次决心以自己的全身心血做一个张家辉电影。作为导演,他的眼光非常独特,他顶着争议邀请何炅进入自己的剧组,扮演自己的上司警官。他还发掘了余男柔美娇弱的一面,给她设计了满头浪漫卷发。而徐静蕾,老徐自己曾经说,她被张家辉挖掘除了本性——终于有人看到她的“女流氓”本色了。

以前,张家辉曾经说,在自己每个角色里都注入了自己不同人生阶段的心态。那么这一部新的作品,恐怕就是他的一次极为全面的人生展示了。对这么多年来见证了香港电影浮浮沉沉的张家辉来说,他很知道不该做的不做,不该说的不说。比如曾经有影迷大胆设问,张家辉为何不以自己的人生故事拍一个电影,——从他少年投考警员开始,到成为银幕上的影帝,想起来应该是精彩的传奇。对此张家辉坦白承认,当然自己也有过这样的想法,还想过写本书把这些年的事都好好说说,可是其中牵扯的人和涉及到的事都太多太多,非他一己之力所能控制。他斩钉截铁地表示“不能说的就是不能说”,要是只能说得不痛不痒,则干脆不要说了,恐怕也是有暗示不可以把故人旧事换钱、不可以出卖朋友的义气。

张家辉表示很喜欢动作片

剧本写了九个月,每个角色都是我

搜狐娱乐:为什么想起来做这种类型的电影?

张家辉:其实除了鬼片,我也很喜欢动作片。有机会的话当然要尝一尝这么多来年我喜欢看和一直演的——动作片,想知道在我自己手上会是怎么样的,所以这次有机会,我就挑动作片来拍。

搜狐娱乐:做导演和自己演是完全不一样的状态。

张家辉:对,本身我这样自编、自导、自演的行为等于自杀。最主要我保着一份心,希望观众在看我的影片时,每一个镜头、每一个你看到的东西、在画面当中所有的事情,都是“张家辉”,这就把自己推到悬崖边,甚至是已经掉下去,爬起来再掉,爬起来再掉。不管怎么样,到现在快要跟观众见面,我当然很开心,其实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的我,确实是一个很难用言语解释的状态。

搜狐娱乐:我觉得观众也挺期待再到大银幕上看到您演的戏,不知道您自己有没有戏瘾?

张家辉:有啊,当然有。其实我当导演另外一部分的原因就是我想要拍我自己想要演的角色,我当演员要等待人家创作,等创作出来我要演的机会比较小。就算有一个其他的导演说,可以按我的要求去拍一个戏,但是当中的细节还是很难让他真正了解,还是要自己做导演。

搜狐娱乐:您之前也说过,您在拍每一部戏的时候,都有自己不同的人生状态在里面。

张家辉:我刚才说,在影片当中的每一个事情都是“张家辉”的原因,就包括了我的每一位演出的演员的角色其实也都是我,因为编剧就是我自己,在角色上投放的个性、风格都跑不离我自己的个性,这样我才敢说你看到的每一个事物都是我。

剧本里每一个角色张家辉都演了很多遍

何炅看回放,不信画面中的人是自己

搜狐娱乐:在之前的采访和发布会上,也听到演员在吐槽您,说您非常的狠,在现场真的是这样吗?

张家辉:也没有,他们说笑的,如果真的,他也不会说出来了,当然是假的他才开玩笑。确实,本子是我写的,在我写剧本的九个月里,其实每个角色我都演过好多遍。当然每个演员都要自己不同的特色在当中,而我本身写下来的就是一个角色,演员在表演的时候当然也会有自己的个性投放在当中,这个戏的每个演员都把他们一百分的表演跟我本身的角色融合在一起,这让我非常让我满意。

搜狐娱乐:这是一个很硬派的动作电影,可是卡司里面有不少我们平时认为可能不是那么硬气的演员,像是何炅,还有徐静蕾,是怎么选中他们的呢?

张家辉觉得打破对演员的固定印象才能给观众带来新鲜感

张家辉:很简单,我要他们出演的原因就是,大家都觉得已经固定印象,好像他们必须演什么大家才满意。其实作为一个演员和观众都希望看到惊喜,要有新鲜感。我刻意地把他们本身给观众的形象来颠覆,让观众有一个新鲜感,其实对演员也是。尤其是何炅老师,他一直担心你刚才说的问题,我就跟他说,不要担心,你相信我,我有信心把你拍出来不一样,不会让人家觉得你在演喜剧,不会出戏。他真的相信我,在拍戏的途中他也看回放,跟我说:“画面当中的人不是我!”这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搜狐娱乐:老徐说她一开始不知道自己要扮演成什么样子,在定妆之后她跟您说过什么吗?

张家辉:其实在这个戏做造型的时候,我一直不满意她的角色最初的造型,我希望把她弄得像是比较优雅一点的坏人,而不是公式化的坏蛋,就让她有点混乱,我也不好意思。想要她变成一个不典型的反派,要花点时间。徐静蕾一直是一个好女人形象,很无辜、很被动,我就刻意把她变成一个很神秘的大Boss,头号的所谓“坏人”。当然她在戏里也不光是一个脸谱型的坏人,她也有成长的过程,我就要她演一个比较复杂的角色。还有余男,余男是一个很刚烈的女人,她演的戏也是。但是我就刻意把她变成一个很怕事、很柔弱的人,她又是很懂电脑的一个警察同志,对她来说这也是一个挑战。他们都很专业,很配合,很感谢他们对我的信任。

搜狐娱乐:像是余男,您是看了她哪部电影,发现了她身上的柔弱?

张家辉:其实我看过好多余男的戏,《无人区》等等,她拍的内地的电影。还有她是在我上海电影节拿奖那一次的评审,是那一次我跟她认识的。其实找余男也是同样的目的,我就是希望把她的形象能颠覆一下,就是这个目的。

动作片,就是要打得过瘾

搜狐娱乐:这个电影里也有很多近身格斗的镜头,是不是从《激战》之后就喜欢上了MMA呢?

张家辉:确实,我拍了《激战》以后喜欢上MMA,但是这次没有刻意地把它放到我的影片当中,希望将来有机会吧。

搜狐娱乐:这次在动作设计上有些什么想法呢?

为满足观众,张家辉刻意把动作场面变得更丰富

张家辉:在开拍之前,我自己想,如果作为一个观众,我要去看一部动作片,我的要求是什么呢?我的要求起码有点动作是吧。这个动作不能太小,要有一定份量的篇幅让我看,要不然打一阵子就没有了,我作为一个喜爱看动作片的观众不过瘾。所以我就刻意把动作场面都变得要丰富一点,长一点,好让喜欢这类型的观众能满足地离开电影院。另外我拍动作片就不能光说我动作那方面下苦功就够了,动作片更需要有一个戏剧性的故事在当中,才能够显出动作的重要。在故事那方面也特别地关注剧情的发展,需要两方面都有平衡。

搜狐娱乐:您在之前的很长时间里跟很多大导演合作,像杜琪峰、林超贤导演,当您自己在做导演的时候,这些人的一些习惯或者工作爱好会不会影响到您呢?

张家辉:应该没有,我不会在现场抽雪茄(笑)。他们的习惯没有影响我,但是我觉得他们,因为跟他们合作了也不止一次的关心。其实当中我确定有他们影响到我拍戏的观念,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讲故事跟保持节奏的问题。这两方面,其实他们两个给我的影响是最大的。

挖坑《陀地驱魔人》,希望能拍第二部

搜狐娱乐:有您的影迷说特别希望看一部“以张家辉的人生经历作为底本”的电影,会拍这么一部电影吗?

张家辉:其实我也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如果有一天我要将我自己的成长、我经历到今天的事拍出来,就不光是拍你们看到的,可能要拍你们不知道的事情,这些事情都涉及了其他人,有一些事情不能说出来,所以我不能拍它。我甚至也想过,倒不如等我年纪老迈的时候写一本书吧,最后还是确定不要写,有些事情不能说,就是不能说。我写书也好、拍自己也好,如果不是坦坦白白地每一件事、每一个细节都能拍出来的话,就没有意思,干脆不要做好了。所以这个机会我有想过,但是应该不会。

张家辉已经想好了《陀地驱魔人》第二部的情节

搜狐娱乐:后面很多网友还想看《陀地驱魔人》的下一部,不知道会不会有?

张家辉:其实有,但是因为鬼片不能进内地,所以这个计划可能要留待内地开放了鬼片(指公映)我才有机会。之前拍的《陀地驱魔人》成本也相当高,如果作为投资方投资那么高,票房回报不理想的话,对投资方好像有点不公平。如果投资回收有困难的话,我应该暂时不会再考虑。但是想确实有想过第二集的故事,第二集当中就精彩了,我跟我哥学友是演两兄弟,在一个古老的大房子当中,发生一个贵族的很可怕的故事。到底是怎么样让学友变成两只眼睛都没了?而我跟他的关系是怎样了?当中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呢?其实我都想通了,——但是不能拍。

搜狐娱乐:留了好多坑啊。

张家辉:哈哈哈哈。

搜狐娱乐:我们想知道这部电影结束了,您要再忙什么,工作方面什么安排吗?

张家辉:因为我没有忘记我本身就是一个演员,在未来几年或者是明年,都排满了一些我拍其他导演的电影,所以现在集中回我原位自己的工作。到筹备到拍到现在,其实我花了两年的时间,这两年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过,一直就这样对待着《低压槽》,希望能每年每日都能够专心地去对待它,培养它,就不想今天去拍人家的戏,又投入进人家的角色当中,回来又没有太多想法在自己的戏里面,所以我一直在这两年之中就没有接拍过其他的电影,可能大家看到的最后的还是《使徒行者》,之后就再也没有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